轉載:洪蘭-日本能,爲什麽我們不能?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Nelsor Mandela)說「教育是世界上最勇猛的武器」,因為只要把孩子教好了,這個國家就無敵了。教育是國家的命脈,這是無庸置疑的,所以每次內閣改組,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誰是教育部長。可惜雖然每個人都知道教育要改革,但是怎麼改,卻沒有定論,十個人有十二個意見,所以教改改了十幾年,學生還在痛苦中。不過這麼多的不同意見中,有一個意見是大家都贊同的,那就是教育應該「因材施教」。每個孩子不一樣,因此教材教法應該量身訂造,把每個孩子帶上來。孔子在三千年前就指出了這一點,我們在論語中也的確有看到孔子有落實因材施教。


目標對了,問題就解決了一半了,那麼應該怎麼做才能達到因材施教呢?這本書指出了一個方向:小組學習、協同學習,它告訴你,能力分組已不合時代了,現在是協同學習時代,校際合作形成生命共同體。其實我們在醫學改革上,也是朝著問題導向的小組學習在走,只是走得很辛苦,因為過去的包袱很重,積習難改。人都害怕未知,不喜歡新的東西,老師已經很習慣舊的教學模式了,大腦只要花最少的力氣就可以上完一天的課,就如一位老師說的:「教了七年的四年級,我閉著眼睛就可以上課。」


但是世界在改變,沒有「以不變應萬變」這回事。不知為何台灣沒有人去挑戰這句話的不合理性:當世界在改變,而你不改時,你會被淘汰,世界往前走遠了,你還留在原地。學如逆水行舟,已經不是比喻,它是現實,只要看韓國就知道了。所以日本已有做過pilot study的新方法,成果很好,學生喜歡上學,我們何不借來參考一下,不成功沒有害(其實學生也不會比現在更痛苦),但是成功了,千萬的孩子就會有笑容了。


我們目前的教育制度一定要改的原因是它不符合人腦的發育,在大腦的實驗中,我們看到每個孩子成熟(開竅)的時間早晚不同,它有基因上的關係,當班上有人已聽懂,有人還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時,協同學習對開竅慢的同學的確有很大幫助,他會比較沒有跟不上的羞辱。此外,我們在同卵雙胞胎做同一件事情的大腦圖片中有看到,雖然他們既是雙胞胎又是同一個父母帶的,但是大腦活化的迴路很不同。因為二人後天的經驗不同,經驗促使神經連接,大腦活化的迴路就不同了。我們的孩子和別人的孩子基因不同,後天環境也不同,比起來是很不公平的事,孩子只要今天比昨天有進步,他就是有在學習,就不該責罵他,因為學習的快慢不是操之在他,而在他的基因上頭。


教育應該是去適應孩子的天性而不是把孩子拿來適應教育的制度。我們心疼孩子做白老鼠,但是教育不改又不行,因此,請細讀這本書,想一想,它有可能發生在你我的周遭嗎?如果日本能,我們為何不能?



(本文作者洪蘭為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4岁男童邀6岁姐姐进房玩脱裤子游戏

昨天是马来西亚最高元首登基的公共假日。趁着难得的假期,我和姐弟都回乡陪父母。在即将结束假日活动回家以前,却听到了一个让人傻眼的事!



这是发生在周遭朋友身上的真人真事。



好友婷(化名)的女儿今年6岁。同一个屋檐下住着一个今年才4岁的小表弟。有一天,婷推门进到孩子们玩耍的房间,赫然发现小表弟骑在女儿身上,差点没把她吓出一身汗。



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反应,是因为不久前,她无意中发现小男童一个人拿着妈妈的智能手机在观看成人性爱视频。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婷,在没惊动男童母亲的情况下,悄悄地检查了电话里下载的内容,意外发现里头竟然有高达300多条的色情短片。



为顾及妯娌的面子,婷很婉转的把小男童的无知行为告诉了她母亲。然而,更让她错愕的反应却从一个30岁出头的母亲身上反应出来。该名向来在旁人眼里都有些“13点”的妈妈,竟然若无其事的说:“哎呀!管他去看啦!只要他不要来烦我就好!”



知道了这个妈妈原来是这种态度,婷也不敢指望她会好好教育她的小孩。这个小孩在妈妈这样的教养下,确实成了个问题小孩,不仅常常出口成“脏”,也常用不雅的手势和粗鲁的动作挑衅玩伴和长辈,让家里的大人倍感头疼。



于是,婷和家里人在说过,骂过,纠正过都不得要领以后,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时时留意孩子们的举动。因此,每一次男童和女儿关在房里玩耍的时候,婷都有意无意的把房门打开,但毕竟总有疏忽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婷阻止了孩子们的游戏之后,即刻把女儿拖进房里问个究竟。“宝贝,你们刚才在玩什么?弟弟为什么坐在你身上?”只听女儿天真的说:“他好讨厌,叫人家脱裤子,以后我再也不要跟他一起去房间玩了!”



这一听,婷真的是抓狂了!但想到已经跟男童的妈妈沟通过几次,基本上都是鸡同鸭讲。那个13点的母亲,根本就看不出问题的严重性,跟她说话,真的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



我很同情婷的处境,换做是我,一定暴跳如雷,说不出会做出什么事?!但我也不赞同婷被动的保护女儿,而不主动的引导男童。虽说她母亲的态度不可理喻,但同住一屋檐下,要有耐心点劝导,总会有帮助。毕竟男童目前的心智还未成熟,只需有爱心的去引导他:“不能玩脱裤子游戏”“不能再自己开妈咪的电话”总会有效果的吧?!



但是,现实跟理想总会有差距。听着婷无奈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我只能感叹,遇上像男童的母亲这样的问题妈妈,真的是一件很悲惨的遭遇啊!

手足口症的特效藥

星期一上午,二寳開始出現發燒的症狀。起初以爲是前天晚上吃了太多的葡萄,腸胃不舒服導致的。但一直到星期二,情況開始惡化。她開始食欲不振,慢慢的連口水都不敢吞。直覺告訴我,喉嚨應該出什麽事了!


熟料,來到星期三早上,小寳開始不正常的流口水,仔細一看,唇上已經冒出好幾顆小白點,再看看手腳,都有淺淺的紅點出現。根據過往的經驗,我百分之90肯定,一定是感染手足口症了。帶了兩個寶貝到家庭小兒科醫生那去看診。三個孩子在那都有厚厚的病例表了,醫生對我們都不陌生。結論當然不出所料,就是孩童最普遍的傳染病—手足口症。



(備註:手足口症(Hand, foot and mouth disease (HFMD))是由肠道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多发生于5岁以下儿童,可引起手、足、口腔等部位的疱疹,少数患儿可引起心肌炎、肺水腫、无菌性脑膜脑炎等并发症。个别重症患儿病情发展很快,最终可能导致死亡。曾患手足口症的小孩,有可能再次患上手足口症,此症由超过80种病毒造成。這種傳染病主要透过受患者粪便污染的食物传播。此外,患者的唾液,疱疹、粪便污染的手、毛巾、水杯牙刷、玩具等,通过日常接触也可经口感染,门诊交叉感染和口腔器械消毒不严格也可传播手足口症。要真正預防,必須做到“洗净手、喝开水、吃熟食、勤通风、晒衣被。”)



小兒科的湛醫生或許是體恤我一個人要照顧三個小孩,便推薦我一款新的特效藥,跟我之前拿的完全不同。但是他特別貼心的強調了一下:“這種葯價格比較貴,效力也比較強。不過,如果兩天内他還是不能順利進食,導致脫水,我就沒有再強的葯能夠給你了。你就必須帶他們到醫院去吊水了!”



我問了一下價錢,大約160令吉(包括看診費)。除了抗生素得個別服用不同的伎倆,其餘三种藥物,包括消腫,消毒,止痛的噴劑及藥液,都能一起使用,直至情況改善爲止。



我看一看手上這一大包花了近250令吉買囘的藥物,確實跟過往拿過的不一樣,而且功能上似乎更人性化了一些。比如止痛的藥液,護士說滴在口腔裏能讓傷口麻痹,讓他們可以進食。還有消毒的噴劑,直接就噴在口腔裏,讓潰爛的傷口快速復原。這些使用起來真的方便多了!



當然,孩子們從小就對藥物不是很有好感。這些藥物的“方便”,是站在我的角度來説的。對於一看到針筒就一臉恐懼的孩子們,我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們邊哭邊求饒的時候,把特效藥噴進或滴在他們的小嘴裏。雖然還是會上演一出哭天搶地的悲劇,但維持的時閒已經減少,而且換來的效果很好。比起之前吃了葯還是無法進食,這一次,他們可以很快的恢復食欲,減低了脫水的威脅。



經過一天的藥物治療,兩個寶貝的情況都好多了。只是,手足口症從病發到痊愈大約需要7到10天的時間,所以兩個孩子的病情雖然受控,但還是反反復複的,必須持續觀察幾天。然而,跟過往的經驗相比之後,這一次病發確實不似以前難過,看來手足口症這一傳染病在各造的努力下,針對性的藥物已經改良了不少。



雖然,這是小寳第一次罹患手足口症,但對二寳而言,卻已不是新鮮事。我這當媽的,真的覺得防不勝防。除了事後彌補和照顧,對這個讓人極度困擾的問題,我是真的“手足無措”啊!好在這些特效藥,至少幫我減輕了孩子們的病痛,也讓我在照顧孩子的時候,輕鬆不少!真的要

我們有“盡最大努力”照顧父母嗎?

昨天晚上,到skudai的富貴紀念館去出席一位好友母親的葬禮!出發前在家看了《中國達人秀》參賽者–12嵗的蒙古少年烏達木的參賽片段,感觸油然而生!


烏達木8嵗那年,母親遭遇嚴重車禍,他寸步不離的在病榻旁悉心的照料著自己的母親,然而,即使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還是無法從死神手中挽留住母親的懷抱!小小年紀,烏達木就必須面對母親離世的傷痛。然而,老天卻沒有因此而憐憫他,兩年后,另一場車禍,把他的父親也帶走了。。。


烏達木來自蒙古大草原,天生喜歡唱歌。隨著年齡漸長,他越來越少向別人提起自己的身世,每逢思念雙親的時候,他便在屬於自己的草原上,盡情的歌唱,呐喊。他帶著得天獨厚的嗓音參加《中國達人秀》,用《夢中的額吉》這首歌的來表達對母親的想念,天籟般的嗓音,過早體驗人世滄桑的氣質,感動了現場的所有觀衆,讓人對他印象深刻。


看完了他的演出以後,我對他的遭遇感到非常心疼。對於一個8嵗的小孩,我能理解所謂的“盡了最大努力”是什麽意思,病榻旁的焦急盼望,關懷備至,可以想象是勝過成年子女千倍万倍的。


在出席好友母親的喪禮時,我對於我們這些爲人子女的,究竟能對病榻上的母親付出多少關心擁有了很深的體會。相信大家都會有類似的經歷,母親病了,因爲擔心負擔不起昂貴的醫藥費,我們選擇把她送到效率奇慢無比的政府醫院去接受治療。因爲擔心負擔不起醫藥費,或者害怕付出時間照顧病榻上的母親,我們無恥的説服自己相信醫生所說的:“即使動手術也只有50%的成功幾率,她可能會因此昏迷,再也醒不來!”而不去爭取一絲能夠讓他蘇醒的機會。


一拖再拖,母親從有意識變成無意識,從無法控制大小解到最后甚至無法下床,從胡言亂語到最后不言不語,甚至陷入半昏迷狀態。因爲負擔不起昂貴的醫藥費,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她越來越虛弱,看著她一天天的,邁著腳步往鬼門關前去。終于,再大的聲音也喚不醒昏迷的她,終于她連招呼也沒打,就永遠離開了我們。我們心痛,不舍,想念,懊悔,都已經來不及。但哭過傷心過以後,卻還無恥的對自己說:“母親這樣子走了也好,要不然她病的人痛苦,我們照顧她也辛苦!”


突然就想起了梁志強執導的電影《錢不夠用》,活生生的反應現實中的我們。錢不是萬能,沒有錢卻万万不能,早知會有這麽一天,爲什麽當初不盡最大努力做好保障呢!?


人總是對孩子付出的比對父母多,爲了孩子可以犧牲工作犧牲興趣,但爲了父母,每個月即使從收入中撥出100令吉當家用也會有一大堆藉口!以前一對父母能養四五個小孩,但孩子長大以後,竟然沒有能力養父母,這聼起來多麽可笑!


所謂“盡了最大努力”,在成年子女看來,總是伴隨著事業,經濟,時間的考量,總是以自己為先,剩下那微不足道的,才說是“最大的努力”。我覺得心痛,不是針對朋友的遭遇,而是同樣的遭遇有一天也會發生在我身上,如果我沒有即時覺悟,我們一家也會有面對同樣處境的一天。


因此,我學著以父母為先,孩子為次,自己為末。我學著放下多一些對物質的貪念,好好的活在當下,珍惜還在身邊的父母。畢竟,打我們出世就一直為我們擔心著的他們,還能陪我們多少年,真的説不準。趁來得及的時候,付出多一些,以後的遺憾,才會少一些。。。

“男教師當衆呼學生巴掌事件”的後繼發展


事情發生以後,我們收到很多好友提供的意見,其中不乏給我馬華投訴局負責人的聯絡號碼,要我透過有關途徑去投訴老師的。而我原本也希望能致函教育部,要求當局關注這位老師的情緒問題,至少在公務員評估制度下好好參他一本,讓他重重的吸取教訓。但最後,經過我和老姐的討論,我們決定再給校方及有關老師一個機會。



因此,昨天下午,我便代老姐寫了一封信給校長。外甥放學回來后,一直跟我說,老師看到他不斷地跟他say sorry,校長也到課室來查看他的“傷勢”,小朋友心腸軟,思想單純,一直暗示我“可以不要寫信嗎?”。我說不可以,他說“爲什麽一定要寫呢?”可見他已經淡忘了心裏的委屈,原諒了老師,也原諒了自己的同學。



作爲一個小孩,保持寬容的心去對待同學和老師,畢竟是值得嘉許的。然而,站在爲人父母的立場,這封投訴信卻不能因此而不寫。寫信的用意不是找老師麻煩,或在孩子面前逞英雄,而是有關事件必須受到校方正視,有問題的老師也必須跟有問題的學生一樣,要嘛接受輔導,要嘛接受懲罰,這關乎到他爲人師表的榜樣及師德操守問題,如果他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隨便就能使用暴力,試想想我們的小孩是不是也會學習他那一套,不分青紅皂白,以大欺小,反正事後只要道個歉就好?!



我看得出外甥的心裏很掙扎,他表現得非常不想去交信。或許,我不應該把這麽重大的責任交給他去擔,既然他跟老師之間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接下來就應該由家長和校方,“自行”去處理“他們”的問題,我這樣想對不對呢?(其實我也很掙扎!)




老姐在看了大家的回響以後,也很虛心的選了有建設性的意見來開導外甥,可以說,這一次的“機會教育”,基本上還是成功的!最起碼,促進了他們母子倆深刻的思想交流,這是非常難得的!:)


非常感謝朋友們積極的提出你們的意見和看法,讓事情能往正面的方向發展,不至於淪落情緒的陷阱,越閙越不可收拾!




身為孩子的家長,我們也只抱著非常單純的希望,只希望此事能在不對小孩造成更大困擾的情形下,得到圓滿解決,好讓小朋友可以如常的升學,順利的畢業。



我的外甥,祝福你啦!阿姨能做的,也只是幫你爭取一個威脅更少,學習機會更多的環境,但你自己遭遇的問題,卻還是只有你自己能選擇怎麽去面對,加油啦!希望你能把這件事當作一個很好的人生體驗,在你的成長路上寫下難忘的一頁,而不是“陰影”或“噩夢”!

六年级外甥被巫裔男教师呼巴掌

昨天下午,难得跟老爸吃午餐,却接到老姐打来的“夺命追魂call”!电话那头的她“气跳跳”的说:“我儿子给老师打,一个红红的手印在脸上,你现在在哪里?陪我去学校找校长理论!”


哇!那么大件事?我老姐有两个儿子,一个六年级,一个幼儿园,我还搞不清楚状况,以为是小的那个出事,因为印象中,小学生的问题不多,尤其是6年级的学生,因为要考UPSR的关系,校方都会比较照顾,却没想到,原来我太傻太天真,被呼巴掌的,果然是就读6年级的那个外甥。


外甥平日虽然有点滑头,小聪明,但却绝不会是“惹是生非”“纪律有问题”的小孩,因此很难把被打和他联系在一起。经过一番打听,我才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下课的时候,大伙都在玩闹,有个小男孩玩得起劲,便粗口脏话满天飞,不巧被正在巡逻的老师听见了,老师便上前问个究竟,该男生好玩,便随手指了我外甥来当替死鬼,没想到老师便不分青红皂白,一声不响的就在外甥脸上烙上自己的五指印。外甥怎么说也算“半成年”了,当然心有不甘,极力否认。该男教师此时方搞清楚问题,自知理亏,便向小朋友做出道歉。


道歉归道歉,外甥当着众人的面被打,自尊心当然受损,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眼光,当然让他下不了台,因为这“条”友的“一时冲动”,结果一个小男孩弱小的心灵就这样种下了永难磨灭的委屈,不平,还有阴影。


放学回到家,烙在脸上的掌印以及挂在眼中的泪珠,根本就掩饰不了他今天在学校里的遭遇。老姐一看,虽然嘴上不说,但听语气都知道是心疼的。看她平时对他虽然没什么“过分疼惜”的举动,但也不曾给自己的孩子巴掌,这口气怎咽得下?更不用说向来爱子如命的姐夫,差点就要“抄家伙”去学校“以暴制暴”了!


压抑着怒气,老姐带着儿子去到学校找校长。校长一看一听,竟然就能猜出肇祸的老师是何许人,只听她说:“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打小孩子了!”什么鬼东西?一而再再而三的,那不就证明了校方上一回不管有没有采取相应的警告措施,基本上都是“多余”,起不了作用嘛?!


这一回,家里的宝贝受辱,当然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解决问题,反正政府不是提倡公务员绩效评估制度嘛?那非得好好利用,让这等素质有待改进的教职员受到纪律惩处,不要再在校园里“祸害”国家未来栋梁!


最可怜就是我那外甥,那么小就要承受“弱肉强食”的残酷现实,被虚有其表的老师欺凌,影响升学情绪。不仅如此,事件发生以后,父母及周围长辈的处事态度,他也要担埋一份心,怕自己在学校会不会被老师报复,怕自己因此成为老师及同学之间的“红人”,怕这个怕那个。本来好好的求学生涯,也因此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这一切的一切,那老师在呼巴掌的时候,可曾想过?他一时“兴起”,错手打伤无辜小孩所应负上的种种代价,他有本事偿还吗?偿还得了吗?


我还在想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投诉信是肯定要写的!只是不知道要如何确保写了信之后,有关事件会受到校方以及教育部的重视?!读者看官们,你们可以给点意见吗?感激不尽!

多變的天

這星期的新山,是溼答答的!傍晚要出門接孩子的時候,她就下了,而且還伴隨著一陣陣不停地雷聲,嚇得孩子們邊走路邊用手捂著耳朵!淩晨的時候她也下,冷冷的還蠻舒服,但就是滴滴答答的,影響了睡眠!


這多變的天氣總是容易影響我的情緒。。。